YU----YU

我萌了好几年的冷cp同框了,第一反应是狂喜,狂喜以后觉得我可能把今年一年的运气都用光了,可我明明自己也需要奇迹哎


我突然觉得敖子逸特别适合演个那种,冷酷登场,经纪人看到两眼放光觉得哪里来的清冷日系美男简直捡到宝啊啊啊啊结果发现是个翘着二郎腿放荡不羁非得用方言讲话的重庆瓜娃子,然后经纪人无语之下开启巨星打造包装之旅。

图文搬运自微博,这设定有人想写文吗?

当下

现实向,非爱情。
根据新的5人出道名单有感而发。
文章纯属个人理解及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丁程鑫和敖子逸是好哥们,大家都这么说。
同一个初中,前后脚进公司,共同的练习生活,共同的台风四子,互相陪伴了彼此五年。
但现在状况很不好。

一直陪伴着丁程鑫的敖子逸,共同走过5年的敖子逸,好像真的要止步于此了。

出道战的消息不是什么新鲜事,出道是肯定要出的,无非就是一个形式,有人分离也是必然的,但他从来没想过他的队友中会没有敖子逸。

不,他想过,只是他拒绝承认,并且一厢情愿地自我欺骗。

假装看不到,假装看不到敖子逸半年来的危机。
2017年初,出道名单主力,团内人气上位圈的三人出走后,二团计划彻底流产,公司内部青黄不接,他一个所谓的高个跟其他练习生怎么配怎么不搭,几乎失去成团机会。

那是丁程鑫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
而救他,让他能撑过这段黑暗的,是敖子逸。
唯一的敖子逸。
救命般的存在,不管是他,还是对公司的整个二团。

神秘消失了半年的敖子逸,传闻第一个挖但没被挖走的敖子逸奇迹般地重新回到他身边,嘻嘻哈哈地赶走那三个人带来的阴云,给二团,也给他,带来了延续的希望。

阴云散了,气氛好了,公司重新整合出5人的完颜团,平稳过渡。

那是鑫逸最大势的时期,也是敖子逸最受推最团霸也最开心的时光。

说来好笑,丁程鑫跟敖子逸在一起练习那么多年,又是同校,各种cp大乱炖但他俩的cp冷得跟北极圈一样。

公司从来没想过推,他也从来get不到敖子逸天马行空的脑回路。但现在不一样,鑫逸是必须要一起撑起一片天的存在,敖子逸是救他于水火的存在,于是他很认真地听他讲梗,配合地帮他张牙舞爪地“欺负”弟弟,然后不知不觉护着他成了所谓团霸。

再后来,丁程鑫有了更多更厉害的小伙伴,再也不用担心二团因为没有合适的搭档而流产。
而敖子逸,却在公司的一次次试练中被推开,再推开。

第二人生,敖三不是主角,但是第一主角程以鑫最好的兄弟。
念念,米乐跟林说不是一个单元,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人物故事线。

他其实知道的。从5人团试水没有达到预期,敖子逸唱歌出外务被视为放不开开始,到后来的十子时期换新人力捧,敖子逸从主推到次推再到边缘,丁程鑫一直都在,亲眼了见证这一切。

亲眼看着他的小英雄,大家的大英雄,活宝,团魂,综艺梗王,一点点被推开,一点点被边缘,甚至查无此逸。

他曾经以为他们是懂彼此的,在那个黑暗时期之后,他的熟人敖子逸变成了他的兄弟敖子逸,两个人有不需要说出口但心照不宣的小小野心。

但现在这是怎么了呢?敖子逸离他越来越远。

敖子逸看起来嘻嘻哈哈热热闹闹没心没肺跟谁都很好相处的样子,但实际敏感又脆弱,温柔又细腻,思虑甚多表达甚少,那固执的小小骄傲又让他的心事不肯流露半分。

所以,丁程鑫帮他抢火腿肠,逼他穿红色外套,但就是无法撬开他的小脑瓜,帮他解开那些烦人的疙瘩。

是不能吗?没有足够努力罢了。

丁程鑫最大的优点是韧性和努力。

他的韧性和努力让他在完全没有天赋的情况下从一个歌舞小白进化到现在受到认可的队长。

但是对敖子逸呢?

他并不是天生就适合敖子逸的朋友,很多时候两个人并不在同一个频道,能玩得起来无非是两个人互相迁就,共同造梗罢了。

完颜团时期的丁程鑫努力配合敖子逸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敖子逸努力放飞自我成为梗王和笑点制造机带丁程鑫走出阴霾。

努力理解敖子逸并不比努力突破唱歌和舞蹈困难多少,丁程鑫尝试过,但没有坚持过。

丁程鑫承认自己有一种侥幸心态,敖子逸不会不在,所以没关系,危险都是暂时的,是对他的激励,是虐粉,再不然就是压制人气重新洗牌。

所以他安心地听从公司的安排和新人互动,这是他作为队长的责任。男孩子嘛,容易玩得起来,即使一开始不那么对头,后面也会熟络,无非就是对象不同罢了。

但现在,梦醒了。他真的,要失去敖子逸了,他失而复得的敖子逸。

新的5人名单,他理解马嘉祺靠实力成为他可依靠的肩膀和团队的底气,他理解天籁嗓音的宋亚轩是不可缺少的歌担,他承认刘耀文具有像师兄一样可挖掘的全方位潜力,他也明白新空降可能更对圈外市场的第一眼胃口,但怎么样都不应该没有敖子逸,那个陪了他一整个青春的敖子逸,那个危难之际救他救公司于水火的敖子逸,那个努力突破自我成为团综梗王的舞担敖子逸,那个唯一一个跟他一样带着师兄传承身份的敖子逸,那个被誉为屠夫假奶发放者的团魂,训练五年半,进家族时间比他还长的敖子逸。

看好这位小姐姐,先占坑

枫童:当小熊队来到松柏道馆4

今天也是依然任性短小的我╮(︶﹏︶)╭
(我就是爱短小~我不要停下来~♬)

大半夜醒来怕脑洞突然溜走而奋起的我……

下一章初步打算开始谋生模式
(立个flag免得自己忘记,坑了我就删掉吼吼吼~)

另外求问其他lo主文中常用的划掉线是怎么操作的呀?伶俐(并不)的我只会手动括号划掉哭唧唧……

好了我要睡了!再怎么说今儿可是老娘的节日啊!!!!!

——————————正文分割线——————————

班·经常性怂·小松戳戳端着餐盘的尹柯肩膀

你去

为什么我去?

邬童……刚才分组都没人跟他一起,会不会生气了啊?

就算是,这也是你的人设应该干的事吧?

干……干嘛?

靠近他啊。(此处省略一大堆主动示好,适当卖萌,可怜求助……)

班·观望后鼓足勇气·小松挪到邬·看不出脸色·打手机·童身边

那个……邬童啊……我们刚才……

我要出去拿个东西。你们先吃。

啊?哦。

班小松看着远去的邬童,咽下去了那半句蠢话。

“小童!”

王·很久没见·小妈(划掉,秘书)提着一大袋东西隔着松柏的铁栅栏冲着来人热乎乎地招手

“董事长这次出差给你带了好多你爱吃的,你训练量大,平时饿了多吃点”

“嗯”

“还有你要的洗漱用品,你封闭式训练不方便出去买还有什么需要的再告诉我”

“哦”

“再有就是……”

“我自己有眼睛,会看。”

“那行……那小童……”

被称为小童的人已经迈着长腿离开了,酷酷的北影配上一个不伦不类的敷衍挥手——“会打电话的”

松了一口气的王小妈,哦不,王秘书:“这孩子……”

恰巧(绝不承认是好奇)看见这一切的胡亦枫摩挲着早晨因新舍友冲撞而没怎么剃干净的胡茬,欣慰道:“小屁孩不过就是个闷骚小傲娇嘛”

回到宿舍的邬童第一时间把某品牌电动刮胡刀扔到对铺床上——“我邬小爷家大业大,一个小破剃须刀还是赔的起的……”

之后的一段日子,被赋予教练重任的胡亦枫每天都会带着刮得格外干净的一张帅脸提早站在训练场上,跟他对面一脸冷漠的某王牌投手大眼瞪小眼(划掉)等待所有学员的到来。

小熊队的二傻子们,(划掉,精英们)看到自家ACE铁一样的脸色哪敢松懈,在小姐姐们的热情注视下把口号硬生生喊高了一个八度。

胡亦枫满意地摸下巴,看来我胡某人的威力和风采还真是不减当年啊……

你说我狐假虎威?呵,那明明就是只奶凶小猫咪好吗?

不信?

你见过早晨醒了不肯起在床上哼唧半天不拽着他就能继续倒下呼哧呼哧吐奶泡的小老虎吗?你家老虎摸起来这么柔软柔顺吗?

再说一句我诅咒你永远摸不到触感这么软的小猫咪,哦不,你本来就摸不到T^T

枫童:当小熊队来到松柏道馆3

上完操,洗完澡自然是要开始训练的。班小松看了眼邬童黑锅底一样的脸色悄咪咪躲到了尹柯后面,早餐的时候听那个聒噪的小姐姐说一会要分组练习,他才不要当某人的活靶子。

好巧不巧的是月亮岛众人也有同样的想法,谁还没个生活经验咋滴?所以当胡亦枫把眯瞪的眼睛终于睁开的时候,就看见他的新舍友孤零零地杵在大厅中央,方圆5米内除了一团阴云再无其他。胡亦枫撇了撇嘴,在心里假情假意地怜悯了10秒钟后就开始琢磨等若白训完话去哪个小树林底下补一觉,嗯,后院那个石榴树好像不错来着,这个季节也不太用担心被砸到,还隐隐约约有股香甜气,整天看着气呼呼的小苹果都要对水果家族产生心理阴影了,这可不好,不好……

“亦枫,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纳尼?若白要去给百草做专项训练所以这一大摊人全归他了?胡亦枫觉得这个世界有点玄妙,刚才粉红色甜丝丝的气泡瞬间被冷冻结冰而且受到了面前那双熟悉眼神的阴云侵蚀……

胡亦枫甩了甩头,(假装)正经地清了清嗓子,“那个,刚才若白师兄的意思想必大家也都听明白了,下面就开始分组练习,我一会会下去挨个指导,大家不要偷懒。好,现在开始吧。”

胡亦枫绕了两圈后揉了揉眼睛,果然脸皮还是没有修炼到家,做不到对杵在那的小苹果视而不见,于是乎拿了器材勾了勾手指头,“你跟我练。”

邬童慢吞吞移过去,胡亦枫容易泛滥的同情心又开始神游——果然还是个孩子啊,看看,炸药包都变小可怜了,没精打采的样子果然还是需要心胸宽广大哥哥的关爱……

然而……

“哈!”

一声巨响加一记足力的回旋踢,吓得胡亦枫一时不知道该先去安慰自己突然被炸到的耳朵还是先捡起被踢飞的脚靶蒙住全场集中的目光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咳咳,那个,大家继续训练哈,都不要掉以轻心,拿脚靶的人手要稳住了,不要受伤,也不要误伤别人,训练呢,最重要的是保证安全……”吧啦吧啦一堆后,穿越半个道馆的胡亦枫同志终于捡回了脚靶,“随时保持警惕!”一声大吼,剑眉一立,成功让那些又开始嘀嘀咕咕犯花痴的女学员秒变正经。

“可以啊小子”

“呵,一般一般,没您厉害”

“以前练过?”

“上了两天课外特长班”

“刚才低估了你,(才不会承认是心软导致了松懈),接下来,我不会掉以轻心的。”

“随你便。要不要把手腕也带上护具呀胡师兄?年纪大了恢复能力弱,影响您日后比赛可就不好了”
“不,劳,师,弟,费,心。”

胡亦枫咬牙切齿说完这句话给自己立下flag——我再对那个嚣张小炸包心软我叫他哥!

枫童:当小熊队来到松柏道馆2

邬大少爷这几天很不爽。

被老陶坑到这个什么破道馆把原来的美国假期泡汤也就算了,自己独来独往日天日地住大别墅,现在竟然还得跟个身高碾压自己半个头的裸男一起睡一屋,简直讽刺。

最关键是那什么,这个动不动就裸着的饺子头简直比班小松还灾难。

昨晚洗完澡穿着一丝不漏的老干部睡衣出来,那个辣眼睛的裸男竟然挑衅他不会玩游戏,呵,我邬大少什么人,上能抓鬼破案下能穿女装当妇女之友解决班级一切疑难杂症,文能演话剧武能上球场,不管是小蛋糕还是熊孩子统统不在话下,你一个虚长我几岁的厚脸皮饺子头竟然敢给我下马威?

然后要碎觉觉的邬童少爷暂时忘记了他要长高高这件事,从第一关开始,全身心投入到完全没接触过的新游戏中,哼,赞助广告了不起啊,胡亦枫起点高了不起啊,我可是没有什么干不了的邬童!

————此处是走累了的时钟分割线————

胡亦枫没想到这小屁孩这么倔,一开始只是为了缓解刚才的尴尬想在说晚安之前逗上这小孩一句,来个完美的过渡,毕竟室友来着,与人为善是我胡亦枫的做人风格,没想到这小屁孩还给当真了,穿那么多也不嫌热,不会玩还非要逞能,放水太明显他还炸毛,困死爹了,早知道奶孩子这么麻烦当初就不应该答应若白留下看家了…

胡亦枫打够99个哈欠后,“我赢了!!”“真棒真棒,晚安,小童童…”
3秒后邬童:"这人是猪吗,睡得这么快…"

第二天,松柏和小熊的联合早操,枫童二人是被若白的冷气给冻醒的。

"若白…你怎么提前回来了?"胡亦枫揉着眼睛

"百草输了。"

"哦,那恭喜啊…啊不是,那什么,"胡亦枫一个激灵坐起来,即使第一时间拿枕头护住了胸,依然感觉房间的冷气又降了几度。

趁着面前冰山的脸还没黑彻底的时候,胡亦枫用温柔又不失力度的大爪子捏住了还在呼噜泡泡的小嫩脸。

"哎呀,别烦~"
“乖,快起来,死神站床边了,邬童?小苹果?童宝宝?起床了!!!”

邬童一醒来面前就是胡亦枫那张放大的脸,还有那刺耳的公鸭嗓余音,哦,床头应该也有个什么人吧,脸臭的跟自己在中加有的一拼。




5分钟后
邬童想不明白自己堂堂双清市第一的王牌球手为什么要在大早上的绕着岸阳这个小破道馆跑圈。

跑就算了吧,前面还得跟着一个烦人的饺子头,小辫子一晃一晃的,故意来刺激我是吧?老子的苹果头比你好看一千倍!!还有,那么大一个个子没用死了,一点太阳都遮不住…

好累啊,怎么还没结束,有本事在我睡够觉的时候让我跑啊,老子跑一整天都没问题,好想念我的小床啊,我又软又舒服的小床…

嗯?那些老女人在干嘛?加油?加个屁油哦,这么大热的天吃完早饭就去空调房呆着,不然给我来瓶水啊,什么素质,怎么想都是前面那个大高个的错,会不会教导师妹…

邬童心里的草泥马弹幕狂奔了几百条,在把若白骂道第99次法西斯并顺道沉醉于自己当教练的慈爱的时候,前面的饺子头用自己的后背跟他的鼻子来了个亲密贴面礼。

这家伙竟然还仗着自己的身高把胳膊搭到我肩膀上,我日你妈卖批哦,在月亮岛都是我邬童搭别人的份,你以为我个子矮就够不到吗?

一身臭汗的两个人就这么勾肩搭背(互相搀扶)地回到了宿舍。

旁观的百草:若白师兄,这个惩罚是不是有点太狠了啊…

若白:增进感情。

百草:…(你帅你说什么都对)

————我是回到宿舍的分割线————

两个湿透了的汗鱼齐心协力打开了房门。
你说啥?他们不是鱼?哦,他们的眼珠子的跟死鱼眼差不多啦~

在胡亦枫刚摸到浴室门的时候,两双死鱼眼瞬间活了过来,用从来没有过的默契一起跨到把手边。
嗯,谦让是没有的。洁癖?不存在的。两个人一起挤进了浴室。

“你出去!”
“凭什么我出去?!”公鸭嗓不服
“我小你要让着我!”
“哦,你小啊,让哥哥看看你哪里小…”

饺子头下的那双眼睛开始邪笑着往下扫,歪低的头让邬童对扫荡腿的渴望达到了顶峰,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大长腿绊来绊去差点跌个狗吃屎还是那个讨厌的饺子头用大长胳膊给捞起来的。

“停!休战!一起洗”
“你疯了吧?谁要跟你一起洗?!”小苹果本来就充血的脸烧得更红,一边依然在不遗余力地向上跳着抢喷头。

“哗啦啦”
喷头的水均匀地落在邬童脸上,身上。

“到底洗不洗,不洗拉倒,反正你够不到”
滋润了一下下小苹果,胡亦枫就开始给自己浇头。浇就浇呗,这个暴露癖竟然刚开始脱衣服!

邬童觉得自己的三观得到了挑战。

“愣着干嘛,你电视剧女主角啊,洗澡不脱衣服”
“你…臭不要脸”
“都是男孩子些,就当给你的大学澡堂子做预演了。还是…其实…你是隐藏的…女孩子?哈哈哈哈哈”

“去你的,滚!”

变身气宝宝的童宝宝又一次用自己王牌投手的准头迅速准确地用毛巾糊了坏笑的那个烦人精一脸,用最快的速度鬼使神差地脱了个精光。一场澡就在两个人坦诚相见的互相“欣赏”中洗完了。

你要问我细节?我怎么知道?

搓背什么的,不存在的。
互相帮忙淋浴?怎么可能,他们只会互喷好吗?
谁的那什么大?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污,拖出去斩了!!


枫童:当小熊队来到松柏道馆

实质上是少时和旋风剧组的番外

老薛,啊呸,陶西,在一个暑假打算跟安主任度假,然而又不放心棒球队的这群小崽子们,正好跟岸阳松柏道馆的馆长是忘年交,于是把小崽子们哄(骗)到松柏进行集训(奶娃),美其名曰体育精神是共通的,要通过跆拳道来扩展思维,提高脚程。

我们的小熊队雄赳赳气昂昂带着大包小包来到了松柏道馆度假,划掉,集训。

邬童的臭屁不屑脸给亦枫师兄留下了深刻印象——呦,长最帅这小子挺拽啊。嘴角不对称上调,不自觉跟后面邬童ppt的邪魅一笑的角度完美重合,不过是慵懒味的。

为了让各位大学生哥哥姐姐们更好地了解小熊队的风采,我们的班小松队长在学霸尹柯的帮助下精心准备了介绍ppt。

首先出场的当然是无敌大帅哥(自封的)——班小松。关键词:励志热血燃,外加无敌可爱缠人神功,至理名言:没有我班小松办不到的事!

第二位关键人物:王牌投手邬童。第一页,狂霸酷炫投球瞬间图,必杀技邪魅一笑。翻页:个人特质:正义感爆棚,可萌可御。配图:小苹果头.jpg,女装图.jpg,仙人掌告白短视频.avi。

本来我们的臭屁宝宝邬童是根本没在看ppt的,想也知道班小松那个夸张的家伙能搞出什么样的东西,但是,等等,可萌可御??什么鬼??!!邬童猛一回头,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班小松!!!!"喊着就要往上冲,结果当然,被焦耳为首的狐朋狗友压在了身下。凌乱的童童喘着粗气在撅嘴瞪眼中"欣赏"完了整个ppt

对此班小松的解释是——"谁让你不帮我做ppt,略略略略略"

但是班小松没想到的是,邬童姐姐的美貌征服了以范晓萤为首的这群花痴,心中深藏已久的母性被意外唤醒——"好漂亮哦!!""反差萌小傲娇真是太可爱了吧""嘤嘤嘤,人家也想给童童扎苹果头小啾啾"

班小松同学对此表示不服,"我才是最帅的!我是棒球队第一帅!"
"哎,你们看看我!我比他更好看好嘛?!"边说还边临时调出自己的罗伊造型,得到同样的惊呼后满意地点点头拍胸脯,对此旁边的尹柯表示无语:说好的只整邬童呢,现在装不认识还来得及吗(\#-_-)

不过这一场局面失控的闹剧倒是让亦枫这个在若白带百草比赛时期的临时负责人对我们的邬童宝宝更感兴趣了,反差萌的臭屁小孩,有意思~看来这个夏天也没想象中那么无聊嘛

集训为了加深松柏道馆和小熊队的友谊,需要合宿,争取小熊队队员和松柏的住宿学员同吃同睡。但由于松柏的住宿学员本来就少,加上很多人并不想带这群高中生小屁孩一起玩,所以真正在一间屋子的没几个,亦枫师兄作为若白不在的临时大师兄,被赋予了"王牌对王牌"的重任,派去压制最不好惹的小炸毛邬童。

对此亦枫师兄还是挺满意的,本来嫌小屁孩可能会吵,不过看在这个唇红齿白娇嫩可口,啊不,眉清目秀的份上就将就一起睡吧,怎么着也比若白那个老干部有趣,再说,谁还不是个颜狗来着,没事养个弟弟玩也蛮有意思的~

我们的邬童弟弟对此只有一个反应"嘁,爱谁谁"

内心os:这个打瞌睡的饺子头竟然是他们最厉害的,陶西疯了吧,果然不能指望这货靠谱

————此处是枫安同居的分割线————
合宿第一晚,邬童关上房门自然拉开卫生间门
……
……
你洗澡怎么不关门啊?!!
我…
“碰!”气宝宝恼羞成怒出走了

30分钟后
归来的邬.炸药包.很害羞.童第二次看见了同一个裸男,
想赶紧睡觉长高高的童童顾不了那么多,气呼呼地打开行李找睡衣

呦,小苹果。害羞啦?
不准叫我小苹果!!(童宝宝摔枕头中
那~小红裙?(亦枫师兄接住了枕头并继续调戏
闭嘴!
童童?
你赶紧穿上衣服!
我都没害羞你害…
胡亦枫被一条扔过来毛巾蒙住了头
…羞个啥劲啊
气宝宝表示不想接话并带着睡衣钻进了浴室

拆了饺子头的某位嗅了下陌生毛巾的味道满意一笑,还是个炸点低的小气包呢,越来越有趣了(((^-^)))

无比同意了。所以我不想写爱情,也不想分什么攻受。

发条鸟:


cp不是用来踩一捧一的。

写文捧一个踩一个,是作者没有人品也没有底线,玷污文字和孩子们,无耻。

攻和受的身上,多少能看出作者的影子,故事架构,多少能看出作者的生活经历和人生体验。

写文写成踩一个捧一个,您真的认为,是对捧的那个好吗?还是您打算在生活中就扶贫?一对cp的文手全是一家的人,您真的不觉得哪里有问题吗?

从喜爱一对cp、认真对待努力产出,到心怀期待,到因为踩一捧一的洗脑文横行从而渐渐反感,到无奈放弃,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文字是有灵魂和底线的,写一对cp,两个独立耀眼的灵魂的形象,真的来自于对两个孩子都一样的深爱和欣赏。

不要想给自己孩子塑造什么形象洗什么人设就踩别人吧,真的恶心。



上文脑洞来源

敖子逸:我是要当哥哥的人,我不要面子的啊!!(ノ=Д=)ノ┻━┻
这群假粉(\#-_-)\┯━┯